2220

揭秘:日本一个小小螺帽为何让中国制造无地自容?!

?1974年创立,1977年改为现在的公司名称。该公司颠覆了“螺帽经过一定年份会变松”这一常识,给业界带来极大的冲击。在铁路等基础设施当中,螺帽的松动可能会造成重大事故,因此该公司的“Hard Lock”螺帽极受关注,不光是在日本国内,在海外也获得了人们的信任。这是一家只有45名员工的少数精英技术人员组成的集团。

Hard Lock并不是弹电吉他的乐队的故事。

Hard Lock工业总公司位于城镇工厂密集的东大阪市。

作为固定零件的螺丝与螺帽是工业产品中不可缺少的部件,这家公司负责制造、销售在任何震动下都不会松动的螺帽。尽管由于经济萧条,其销售额降低了10%左右,但其15年连续盈利,下一结算期也将保持这一纪录。

“牢牢地固定,所以叫Hard Lock。这名字很好记吧。”

身材矮小、微胖的若林克彦是火车头模型的爱好者。他在离总公司很近的工厂里和总公司三楼都陈列了可供真人乘坐的迷你蒸汽火车头以及可绕室内一周的铁轨。若林是一个充满创意的人。公司里的其他员工管理着运营、全球发展战略等,就像乐队里各种乐器的组合一般。

这是Hard Lock奏响灵魂的故事。

若林克彦的家里经营着大阪帝冢山一家食品店,作为长男,他小时候热爱发明,被称为“帝冢山的爱迪生”。少年时期,若林就开始思考发明自动播种机与自带鼓风机的炉灶,等等。尤其是在就读大阪工业大学时,他设计了可以让钢笔中的墨水一直保持一定量的墨水瓶,在应届大学毕业生首次就业的月薪水平只有8000日元的时代,有家文具厂商用30万日元购买了这一发明。若林从中尝到了甜头:我的发明能够变成金钱。

若林在一家阀门厂工作了七年后辞职,决定自己创业。他用退职金租了一间办公室,同时鼓动比自己小六岁的弟弟关伸男(商务用名、现任常务董事)入了伙。

那么,发明什么好呢?若林偶然在大阪召开的国际货样市场中买到了防松螺帽的样品。这一偶然事件成为了他开辟创业道路的契机。该螺帽比普通螺帽整整要贵上10倍。

这螺帽真贵啊。不过还有不少可改良的余地。

若林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螺帽,并做了好多张纸的笔记。

关键是螺帽。在螺帽上面固定弹簧垫圈。只要在拧螺丝时,螺钉的螺旋状螺纹与螺帽的弹簧垫圈完全吻合的话,不就可以达到防松的效果了吗?

若林反复试制了许多样品。他思索着在螺帽可供直径约2厘米的螺丝通过的小孔中安装两个有钩爪的弹簧垫圈,将螺丝的弹簧垫圈插入沟槽中的办法。他在熟人的工厂里冲压加工出了弹簧垫圈,并用名为Pons的冲压机将市场上出售的螺帽拧紧并使之固定。

若林所构思发明的防松螺帽被命名为“Union螺帽”(U螺帽),意指连结。那是1962年的事情了。

U螺帽大受欢迎

“U螺帽由于铁与铁咬合在一起所以很难松动,而且耐冲击。我们可以强调这一点吧?”产品的手工宣传单上强调了U螺帽耐震的优点。

但是,“不行!这种在螺帽上加入奇怪东西的破玩意能卖出去吗?回去洗把脸重新做过再来!”螺丝批发商完全不把他们当回事。

“不要跟批发商交涉了,直接去问问实际使用方吧,去使用螺帽的生产现场问。比方说去挂着‘○○制作所’招牌的地方上门推销,让施工的人亲自使用看看。”

若林喜欢在心里仔细琢磨新的事物,而他的弟弟关却大不一样,他是个笑容满面、平易近人而且善于社交的人,很适合做营销。关骑着自行车在大阪的街头巷尾推销U螺帽。

“我把U螺帽搁这儿了,你们那标准型的螺帽要是没了的话就换这个用用看吧。”关主动到工厂上门推销,并放了几箱内装有300个U螺帽的试用品。最初给予反馈的是制造传送带的厂商。关过些日子走访该工厂时,发现U螺帽的数量减少了。

“碰巧螺帽卖断货了,所以使用了你们的U螺帽。”

“非常感谢。您用着感觉如何呢?麻烦您跟客户打听一下。拜托您了。”

“没有客户反映说螺帽有松动的现象。嗯,白拿你们的东西也不好,你们开张收据来吧。”

U螺帽首次大量销售了出去。

“哟,那家在使用的话肯定就没问题了。”

顾客由此不断地增加了。20世纪60年代后半期正值日本经济高度成长中期,所有公司的最高使命都是提高生产率。社会中宣扬着通过机械化进行合理化生产,U螺帽借助这一时代潮流畅销一时。其客户数量曾达到几千家公司,若林创建的U螺帽公司获得了飞速的成长,每月的交易总额甚至超过了一亿日元。然而

你们这不是夸大效果的广告吗!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耐震,绝对不会松动吗?简直是在说谎,夸大广告的效果!!”

使用在诸如凿岩机或是打桩机等持续强烈振动的机器上时,U螺帽会出现松动的现象。这一问题立刻引起了顾客的关注。

“如果因为螺帽松动而发生了事故,你们要怎么解决?”

若林的公司收到了数十件客户投诉。

此时如果反驳客户“你们自己疏忽了检查也有错”之类的话,则会火上浇油,对方也会质问:“你们不是说过耐震,绝对不会松动吗?”所以只能低头认错。有时甚至需要承担投诉客户的维修费用。

若林十分自责自己的工厂给社会带来了麻烦,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琢磨着如何才能摆脱这种困境。

他无论如何都想开发出绝对不会松动的螺帽……

若林陷入了瓶颈当中。直到1973年的某一天,若林实在想得头疼,便想去拜神,于是去了住吉神社,其间他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诞生

咦?楔子不是插在里头吗……

若林偶尔抬头仰望神社门口的鸟居时,发现鸟居的接缝处是用古代建筑特有的楔子固定起来的。

是这个,正是这个。

如果用楔子固定住螺帽与螺丝之间的缝隙的话,不就能获得强有力的防松动效果了吗?若林马上开始着手试制样品。他将六角螺帽内侧的沟槽纵向切出痕迹,然后在将螺帽安装在螺钉上之后,用锤子将楔子砸进沟槽内。

“你在说什么呀,若林?制造现场使用的螺帽可不是一个两个呀。要用几百个几千个螺帽,哪有精力和时间弄得这么复杂呀?”

这是客户看过试制品之后的评价。

那么,还可以首先将楔子插入沟槽中,从上面拧紧另一个螺帽,让楔子固定住下面的螺帽。

“这样还是太费劲了。”

那么只在上下使用两个螺帽就能拥有楔子的效果如何?对了,将两个螺帽的接合面制成凹凸形状使其咬合。不对,光是咬合凹凸面的话还不能发挥出楔子的效果。需要在水平方向使力,像楔子一样与凹凸的螺帽紧紧咬合,这样就必须在下端凸形螺帽的形状方面下工夫。

若林为制作螺帽凸形部分的形状而反复进行尝试,经历多次失败。不久之后,他终于完成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松动、多次装卸螺帽也不会出现磨损的自信之作。Hard Lock工业由此诞生于1974年。

第一个目标是铁路

“好了,这家公司就让给你了,大家一起努力合作维持下去吧。”

在创办新公司不久之前,若林将自己创建的每月交易总额超过一亿日元的U螺帽公司无偿转让给了共同经营者。之前若林为公司投入了巨额的个人财产,作为创业者所应获得的利润不下数亿日元。而将其无偿转让给别人,若林的妻子民子惊讶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你这真是……”若林的性格是典型的工匠性格,他不太注重金钱,非常不喜欢麻烦的事情。

“哎哟没事,再也不用为投诉而苦恼了。这次的Hard Lock公司肯定会成功的!”

新创立的Hard Lock工业没过多久就走上了正轨。过了一年左右时间,关从之前的公司跳槽到Hard Lock工业,正式开始了营销活动。

“太贵了可卖不出去的呀。”

“可是,Hard Lock跟U螺帽不一样,使用了凹凸两个螺帽呢。”

“但是如果U螺帽每个卖6日元的话,我们家定价只能在10日元左右。”

由于U螺帽的普及,防松螺帽的问世已经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关拿着震动试验机,利用U螺帽时期建立起的客户人际关系网络,向相关人员现场演示了Hard Lock的性能。

由于Hard Lock需要使用两个螺帽,所以会增加作业工序。这样会导致人力费用提高,而且生产率也会降低,所以不适合生产工业产品的流水线。Hard Lock面向的客户是螺帽一旦松动,给螺钉带来负担的话,就有可能导致重大事故发生的公司。其市场需求存在于最优先考虑安全的领域。他们首先锁定的目标就是铁路。

“关先生,这次你是说要用这种螺帽吧。”

“嗯,总之我们试验性地供给一次,拜托你们试用啦。”

关将Hard Lock推销给了阪急电车公司。阪急电车决定在铁路上连通电线的构造物上使用Hard Lock。

真是厚脸皮的家伙

“说起电车就想到新干线。16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需要2万个以上的螺帽。”

“很好。”

若林与关商谈得热火朝天,关向JR进行了推销。当时正值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是JR为提高速度而着力于开发100系的时期。关拜访了车辆设计部门。

“不好意思,能不能请大家集合一下听我说句话?”

“真是厚脸皮的家伙,现在大家都在为开发100系忙着呢。”

“非常对不起,我先把我们的螺帽放在这儿。下次我先打电话预约然后再来拜访。”

关数次走访JR,笑容可掬地向其介绍了Hard Lock的安全性。过了一个月左右,负责人打来电话说“希望你过来一趟”。负责铁路技术研究开发的铁路总技术研究所经过严格的试验,结果当时默默无闻的Hard Lock发挥出了防松螺丝极为出色的性能。

“太好了!这是个极大的数目呢!!”

新干线车辆在行驶超过100万公里后就要进行维护。届时就算螺帽没有出现劣化现象,也会更换所有螺帽。Hard Lock工业有许多客户在维护产品时会更换所有螺帽,比如在高速公路防音壁上所使用的螺帽,等等。

“不光是新干线的车辆。下次我们的目标就是铁道了。铁路轨道与轨道的焊缝处也使用我们的螺帽的话,岂不是能卖出大量螺帽吗?”

“好!”

20世纪90年代前半期,关的营销获得了成果。日本东北地区本地线铁轨焊缝处的螺帽脱落,导致了脱轨事故。这一事故发生后,JR东日本公司决定在近乎全线的铁轨焊缝处使用Hard Lock。

“又成功了,这次销售数量真是不错!”

Hard Lock比其他螺帽要贵,但由于松动的情况要少得多,因此对铁路公司来说,还具有可以大幅度减少养路区人员数量的优点。

“造船业什么的也是通过流水线生产的。他们都是Hard Lock的客户。”

关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向造船业推销,让大型造船公司使用Hard Lock。许多造船厂商还参与了一部分桥梁建造工业。不久之后,Hard Lock业务发展得越来越壮大,濑户大桥、鸣门大桥、明石大桥、横滨港湾大桥等的接连中均使用了Hard Lock。

一定要走向世界

“虽然说销售数量不少,但我看还是很有限的。社长你是个天生的工匠,觉得‘只要能活下去就无所谓’,完全没有经商的意识。但用全球化的视野来看,Hard Lock的市场需求是不计其数的。你不觉得我们一定要走向世界吗?”

“你说得对。世界嘛,这个真得去做。”

1996年进入Hard Lock工业的林雅彦原来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关请他吃烤肉并推荐他入职。他与关经常聊到这些。

那么,应该如何攻克世界呢?林首先开设了面向海外的公司英文主页,将目标定为全球铁路相关的公司,并直接向500多家公司发送了邮件。但是,这一举措并没有收到太大的成效。

直到2005年以后,公司才开始正式进行海外交易。最初是韩国。在大阪举办的一次展览会上,他们认识了一名韩国人,对方说希望可以开他们产品的代理店。韩国的互联网比日本更加普及,为了寻找所需要的材料,他们利用互联网进行搜索的习惯也比日本早很多。Hard Lock的韩国主页开设后,与铁路、铁塔、桥梁等各行各业都有了交易。在受雷曼破产事件后经济萧条的影响导致韩元汇率降低之前,Hard Lock的销售额一直持续增长。林和关再次增强了Hard Lock适用于全世界的自信心。

向英国发展、向台湾发展

“咦?英国?不用了吧,那么远的地方。”

林对若林的这番话置之不理,他开始寻觅进军英国的机会。

2002年,英国发生了列车脱轨翻倒事故。英国BBC广播公司在数年后播放的纪录片节目中报道,事故的原因是关键部位螺帽的松动,并在节目中介绍了日本有一种名为Hard Lock的螺帽。在2007年,英国再次因为螺帽松动而发生铁路事故。英国的舆论一片哗然,日本的Hard Lock螺帽受到了关注。

“就是现在!现在不进军英国市场的话,更待何时?”

林督促当地代理店向统管英国铁路的第三方机构进行营销,结果成功达成了交易。英国铁路的接焊处螺帽大部分都换成了Hard Lock,这是一份月销量两万个以上的订单。也是Hard Lock工业首次正式从海外获得的订单。

“太低了!几乎就是成本价了,这工作咱不接了!”

若林强烈反对的是台湾高速铁路工程项目。

“可是社长,对方说‘这关乎着国家的威信’呢。”

林向若林解释道。当时正是在日本著名的大企业结成联盟与欧洲企业联盟竞争后,正准备接受台湾高速铁路工程的订单之时。台湾人民对大地震的灾难还记忆犹新,如果铁轨与枕木焊接处的螺帽松动的话,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很有可能导致重大事故发生。只有Hard Lock才能解决这一问题。

400万个螺帽的订单即便控制成本,也没法赚钱,但可以让Hard Lock螺帽之名享誉全球。尽管如此,关和林还是痛感自己公司尚未能满足全球5%的需求。

Hard Lock凹凸两个螺帽看上去十分简单。我不禁担心,这一技术是否会被海外工厂模仿?是否会出现大量的仿制品?

“这个嘛,的确是出现了很多仿品。”

若林、关与林都是一副“那又如何呢”的表情。以若林为首的高层管理者都非常冷静,说如果他们能模仿的话就让他们去做吧。

凹凸螺帽的特殊形状与尺寸都是以微米为单位的尺寸公差进行设计的。普通型号的Hard Lock螺帽的市场价格是几十日元,这是使用特殊模具以及若林所设计的特殊加工机器进行大量生产才可能达到的价格。Hard Lock螺帽凝聚了他三十多年的智慧。通过震动实验机器进行检测,可以一目了然地发现,仿制品虽然价格要便宜20%~30%,但很容易松动。现实中通过各种各样的检测,不会松动的只有Hard Lock。

“世界需要我们的Hard Lock。”

若林以稍嫌麻烦似的神情微笑着说。



来源:网络

【梦想.使命.爱】红彩会
电子杂志
《外包业态观察》制造之美

导读

这是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业第一本外包书籍,对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业的外包发展历程及未来趋势进行了系统梳理和探讨。红彩会app下载历时大半年,与业内顶尖专家面对面深入交流,记录下他们对人力资源行业的毕生经验和智慧结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